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dingran的个人主页

记录生活 传递亲情 寄托思念 享受关爱

 
 
 

日志

 
 

华西村----天下第一村  

2008-03-26 21:12:06|  分类: 他乡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有三个村庄名震天下:

天津静海的大丘庄,曾经因为创造出富甲天下的奇迹而名噪海内外。但其领头人禹作敏,狂傲自大不可一世,以土皇帝自居,终因胡作非为触犯刑律而垮台。这个大丘庄便也随之轰然倒塌,销声匿迹,辉煌一时的神话传奇宣告了终结。

河南的南街村,自诩为坚持着毛*泽*东思想,执行共*产主义式的配给制,走集体经济共同富裕的道路,幻想着建设一个乌托邦式的世外桃园。却在近期暴出猛料:它原来是靠着银行的巨额贷款残喘地维持着声誉、也维持着生计,甚至其主要负责人有贪污巨款之嫌。

江苏江阴的华西村,号称天下第一村,风调雨顺地历经三十年,依然神采奕奕,光芒四射,赫然地成为了全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型。

华西村的民众对于他们的带头人老书记吴仁宝感恩载德,推崇备至,把华西村从过去到现在的辉煌全都归功于这位八十高龄老人的正确领导。某日我与几位朋友餐叙,其中有两位华西村企业的老总,谈到他们的老书记,都啧啧地称赞,佩服得五体投地。

据说,华西村的起家,源于30多年前他偷偷办起的一家集体小五金厂。后来逐步的又办起了钢铁厂、铜材厂、铝材厂、热电厂、以及化工、纺织等许多集体企业。而现在的华西村让人们难以置信的已经成为年产值300多亿的大型企业集团和上市公司。

我到华西村去过几次,加上道听途说的见闻,对于华西村颇感兴趣的是:

它的分配制度。据说,在华西村实行三种分配模式。其一,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村民们的基本生活资料,包括柴米油盐酱醋茶,统一按需配给。其二,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村民在村办企业里根据工作岗位和劳动贡献拿工资。其三,资*本主义的按资分配。村民在村办企业里获得的奖金80%要作为股金参股到企业里,因此或多或少的都有股份,于是便可按股份分红。

它的养老制度。老年人除了享受着养老保险的待遇外,为了鼓励村民孝敬老人,华西村有一套独具特色的政策。60岁以上的老人能活到多少岁,便给他的所有直系亲属每人按老人的年龄一岁100元给予奖励。举例而言,一位老人活到80岁去世,他的包括第n代的所有直系亲属,每人可以得到8000元,十口之家可以得到八万元。于是乎,在华西村老人是个宝,每家每户把老人孝敬得体贴入微,都希望他们越长寿越好。

它的共同富裕的道路。在华西村,人人有工作,戶戶有别墅式的两层楼房,楼房之间有长廊互相连同。据说每户都有小车。医疗和教育的費用由村子里負担。村民年工資至少十万人民币,人均存款上百万。当然,这些待遇可能仅限于华西村的原住民。后来扩充并入华西村的周遍村落的村民暂时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至于外来打工的民工,则有更大的差距了。他们还只能栖身在集体宿舍里,工资也不会太高。

也有些关于华西村的传言,让我觉得不自然。

比如,据说华西村的村民虽然收入很高,存款很多,但属于他们私有的钱都必须存在集体的帐号里,只有小额的开支可以自由支配使用。如果要用较大金额的钱,还必须打报告申请,批准后才能支取使用。据说,这是为了集中资金统筹使用发展经济。

又比如,老书记吴仁宝退位之后,新书记的位置让给了他的儿子。他的五个儿子都占据重要位置。这似乎有点子承父业的味道,隐隐地带着旧时封建思想的烙印。不过,只要能够让老百姓过得好,举贤不避亲,也未必不可。那是他们的家事、村事,我们外人且不必多说是非。

走进华西村,最为瞩目的是几座宝塔式的高层建筑。早几年前我去华西村时,只有一座“华西金塔”,那是华西村的标志性建筑,里面是商店、宾馆,许多中央领导曾登上塔顶挥笔题字。现在类似的宝塔已有五、六座了。看来吴仁宝对于宝塔是情有独锺。坊间也有流言,说是吴仁宝为其五个儿子每人建了一座塔。在成片的别墅区内,那些座宝塔巍然地耸立着,也是一道别具特色的风景。为了开发旅游业,华西村又在附近的山上建起了“长城”、“天安门”,世界公园,把一些国外著名建筑也搬了过去。

我们在华西村走马观花时,只见一排排石雕狮子比比皆是。在那里既有毛、刘、周、朱、邓的塑像,也还有老子像、十二生肖像、财神和官神菩萨等等。有大幅的领导人的题词,也有吴仁宝的语录。这些反映着人们的信仰敬畏和感恩的东西,有着意识形态的唐突却又奇妙的糅合在一起,彼此无干地并存着,让人觉得有些矛盾和不可思议。华西村的建筑,以及它的许多的雕塑,都带有农民味很浓郁的乡土气息,让城里人感觉有点“土”。也许这是他们的习俗、他们的偏爱、他们的乡土文化的传统,是他们在现代化进程中对习俗的留恋。

老书记吴仁宝讲一口本地方言。据说不会说普通话。于是他老人家大会小会作报告或发言时,都带着一位普通话翻译,也就是他的孙媳妇。即便是参加十*七*大这样重要的会议,在有胡*总参加的江苏代表团讨论时,他的孙媳妇也破例的陪坐一旁为他的发言翻译成普通话。而在他的发言结束后,胡*总建议并带头为他鼓掌。

在最初仅仅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带领着乡亲们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创造出这样了不起的功绩,确实应该为这位老人鼓掌。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