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dingran的个人主页

记录生活 传递亲情 寄托思念 享受关爱

 
 
 

日志

 
 

蒋氏故里见闻(溪口游之一)  

2008-10-14 16:43:41|  分类: 他乡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奉化的溪口,乃蒋氏祖籍所在地,是一座山清水秀的千年古镇。

我估计,凡去过溪口的人,一定会认为这个地方不仅风景好而且风水也非常之好。清澈的剡溪由西蜿蜒而来,又从武岭门旁逶迤地向东流去。山为卧虎之势,水如藏龙之形,地有胜灵之气。真难怪会有“其介如石”的蒋公从这里横空出世。

蒋公的毛笔字写得挺好

剡溪边的小街上,分布着与蒋氏家族有关的几处建筑物。往来过去的游客络绎不绝,似乎都带着一种探秘寻踪的浓浓兴致。

岁月蹉跎之中,蒋氏故里的建筑物几经修缮都保存得非常完好。这多亏了毛、周、邓的开明、睿智和政治上的远见。蒋当年于沮丧之中曾经愤怒地挖过毛的祖坟,而毛在得胜之后并未还以颜色。这也是一种莫大的气量。文革中,周甚至还亲自干预,制止了破坏蒋家故里的“极左”行为。到了89年邓又恢复重建了被日寇炸毁荒芜了几十年的文昌阁。现在来看这一切是何等的明智。

玉泰盐铺内的陈设

建筑物里面原有的陈设可能大多数都毁于战乱,现在所见也许都是复制品。我们当然并不能知道它们的原样如何。但感觉上似乎应该是这般的如此。内中对蒋公本人及其家世家庭的介绍,平铺直叙,客观而唯实,听起来全然没有一点诋毁和中伤的成分。其实也应该这样。历史本是人写的。人们最想知道的是历史的原貌、事情的真伪,然后再由各人自去评说。没有必要把事件本身涂抹上偏见的色彩,或者象《金陵春梦》那样添油加醋,肆意捏弄,把历史变成了杜撰的故事。

于是,我们知道了,蒋公的父亲本是当地富甲一方的盐商,经营着“玉泰盐铺”。而蒋母在其年轻守寡时曾一度削发为尼,后来据说有算命先生称其改嫁后定当育下贵子,因而还俗嫁给了鳏居的蒋父,生下了蒋公。中国现代政治舞台上便因此多了一位叱咤风云的主角。历史的进程虽然有着客观的规律,但往往又取决于许多偶然的因素。那位算命先生的一番指点如果属实,便也是改变了历史的一个富有戏剧性的小小的偶然。

丰镐房内景

蒋公的故居“丰镐房”是其祖传的老宅,经蒋公扩建如斯。前厅后堂,两厢四廊,很为气派。中堂是“报本堂”,供奉着蒋氏祖先牌位,是蒋家祭祖敬天之处。丰镐房里有蒋公发迹之后为蒋母王氏老夫人特地修建的两层的小楼。讲解员着重介绍,那楼梯要比一般的窄得多,仅一人之宽,两边均有扶手,是为了方便年迈而且小脚的蒋母上下从容。可见蒋公亦是孝顺且细心之人。去过溪口的人,对此都会有很深刻的印象。如我即是。大约十年前,我曾来过这里。许多的见闻都已成依稀,但这件事却偏偏记得很牢。然则,在政治斗争残酷的角力场上,蒋公何曾有过怜悯慈悲之心?也许这便是政治人物固有的双重性格。

蒋母的小楼

发生在丰镐房里的一个重要事件是,经国先生的生母、蒋公的元配夫人毛氏在39年12月间遇日军飞机轰炸而亡。经国先生闻讯赶回,手书“以血洗血”四个大字,遒劲刚直,力可透背。那块血性沸腾之中写下来的石碑至今还保存着。所以,蒋家与日寇之间,实在是既有领土沦丧生灵涂炭的国恨,又有亲人惨死不共戴天的家仇。那时节肯定是红了眼睛要与日本鬼子拼命的,断然没有了退路,岂有委琐不战之理。

小洋楼

经国先生及其苏联太太蒋方良居住过的“小洋楼”,背靠武山,面临剡溪,风景优美,环境清幽。这是他1937年从苏联辗转回国后,蒋公亲自选派教师悉心调教之所在。看得出来蒋公对这个亲生骨肉政治上的期待,是早就指望着他接班的了。两年后,他便离开了这幢洋楼,“到基层挂职锻炼”,去赣南出任国民党的行署专员。后来在江西的“新生活运动”和上海的“打老虎”整肃官场,都是蒋大公子所为。他的清明思想和干练作风,一直到他在台秉承父业后的政治取向、经济谋划和亲民习气,让他有了好的口碑。即使是他父亲的死对头共产党方面好像也未有恶评。而我们知道,现在的国共第二次握手,也是在他原来的手下连、马俩先生延续其遗愿、有了两岸“和解共生”的善意之下完成的。

蒋公的别墅--文昌阁

蒋公的别墅“文昌阁”立在剡溪边的一座小山上,古树环绕着,也是一幢两层的洋楼。只不过它在1939年12月日寇轰炸时已经被夷为平地。直到1989年才在一片废墟之上按照原样恢复重建。这是溪口镇上最佳观瞻的地理位置。站在文昌阁上,迎面是剡溪流水潺潺,远处群山绵绵如屏。向东看是风雅古朴的“乐亭”和庄重肃立的“武岭门”。向西看,则是沿着剡溪的那条阅尽沧桑饱含无数蒋家故事的小街。

“文昌阁”曾是蒋公携宋夫人省亲度假的地方。客厅、书房、卧室的摆设已经有了西洋的风味,应是与宋夫人的兴趣有关。墙壁上挂着许多蒋宋二人的生活照片。一个风流倜傥,一个优雅高贵。尽管这是一场“政治联姻”,但从照片看来,俩人也是情投意合、恩爱有加。而且,我们知道,宋夫人其实也是蒋公不可或缺的“贤内助”,温文尔雅的风采之中有着非凡的政治智慧和精明干练的外交才能。在这里还展示了宋夫人的绘画作品,摆放着一架老式钢琴,又使我们知道了她还有多才多艺的一面。“宋氏三姐妹”真是中国历史人物中耀眼夺目的三朵奇葩。

文昌阁内部的陈设

时光渐渐地流转,对于蒋公这个“反面人物”的评价也逐步地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现在,至少有三点是肯定他的:其一,辅佐孙先生致力于国民革命。其二,抗战时期,领导国军正面抗击了日寇的侵略。其三,坚持了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台独。看来,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是在渐行渐远之后才会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现在的溪口人是不顾这一切的。他们率性地做起了名人故地的生意。街头上,到处有三轮车夫拉拢着游客,中巴小巴司机乘机会宰客一刀。景点旁,你可以和身穿马褂拄着文明杖相貌酷似的“蒋公”合影,或穿起国军的黄色军衣拍照。餐馆里,老板打着蒋家菜的招牌,向你推介着当地的特色小菜芋艿头,和从剡溪里刚刚捕捞起来的一种什么小鱼,烧一烧,味道挺好。这里最富盛名的特产是千层饼,火柴盒般的大小,面上烤得有些黑糊色。整条街上,一家家作坊比肩而邻,一边是柜台,一边摆着烤炉,现烤现卖。空气里弥散着木炭的烟火味和烤制千层饼的喷香,诱惑着你不能不去买来尝尝。松脆的略带焦糊味又咸甜适宜的独特口感,直引得你一定会多买一些带走不可。

蒋公的乡亲们至今还在沾着他的光了。

不过,我看着剡溪两岸建起了一幢幢的旅游酒店和商店,心想:哎呀,真是有刹风景啊。更不知道会不会坏了这里的风水。

蒋氏宗祠

武岭门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